夜駅

Sebastian Stan/Johnny depp fever
盾冬盾/锤基锤
其他漫威杂食
衷心感谢/珍惜每一个产粮的太太

【萨杰】一念之差 ABO 61 (正文结局)

淹死的鸥鹭: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本宣地址


小家伙是个女孩,她出生的时候杰克流了很多血,还好两人都平安度过了这一劫,医生允许萨拉查进来的时候,杰克在床上虚弱地冲他骂了句脏话,虚脱和疼痛让Omega浑身都湿透了,萨拉查吻了吻杰克的额头,对方红着眼圈环住他的脖颈。


 


从那之后庄园里所有的重心都扑在了宝宝身上,她的眼睛和杰克一样漂亮,小家伙安静地看着他,杰克轻轻晃着摇篮。


 


“Yoho,一起转航,扬起船旗,小偷和乞丐,我们将永不死。”


杰克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小家伙的脸蛋:“国王和他的手下们从皇后的床上偷偷抓起,并将她束缚在她的骨头里。”


 


她抓住了杰克的指尖,宝宝咯咯咯地笑了,杰克轻声哄着她:“我们拥有海洋和力量,我们该流浪向何方,我们将永不死,扬起回家的帆。”


 


小宝贝安静地睡着了,杰克替她盖上了小被单。


在天使的枕边,留下了一枚蓝宝石。


 


萨拉查被国王唤去议事,事态紧急,他今天应该回不了庄园,马车到门口的时候,杰克站在台阶上目送他离开。


阿曼多萨拉查没有回头。


 


入夜之后杰克穿上了他的外衣,小女孩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从睡梦中醒来大哭,啼哭声撕心裂肺,杰克转过身什么都没说,他戴上了自己的船长帽。


 


一直等他走到了楼梯口,他还是能听到宝宝的哭声,杰克咬了咬唇,他小跑回卧房,解下了系在腰带上的罗盘。


 


杰克从桌上抽出一张牛皮纸,钢笔下划出漂亮的花体。


 


【你知道我在哪儿,不过别把我带回来。】


【阿曼多,这是我求你的最后一件事,拜托你——】


 


黑色的钢笔墨水滴在纸上。


 


【成全我。】


 


杰克把牛皮纸压在了罗盘下面,他绕过庄园的守卫从二楼窗户跑到港口,亨利早在那里准备好等他。


 


沉默玛丽上的水手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亨利朝后站了站,他给杰克让出了一条道:“萨拉查公爵离开前吩咐的,沉默玛丽重新上漆,弹药充足,船长室也修缮一新,随时都能启航。”


 


揣着官腔说完,亨利又呈上了杰克的火枪和长剑:“船长,下一程,我们的目的地是?”


杰克抚摸着火枪的枪管,他放在手里试了试感觉,比想象中的重。


 


“星辰大海。”


杰克露出海盗标志性的笑容,他踏上沉默玛丽的甲板,轻轻抚摸着美人的船舷:“只要我想,哪儿都能去。”


 


萨拉查回到庄园后,他从罗盘下抽出了杰克留给他的纸条。


 


他曾经想过要把麻雀的翅膀折断,杀掉他的自由,他可以永生永世圈养着他。


他有无数次这样的机会,但最终还是败在了舍不得。


恨是真的,爱也是真的。


 


我本以为拥有了你,就拥有了全部,后来才发现是你求的所有里,唯独没有我。


 


萨拉查每天夜里都会打开罗盘的盖子,红色的指针一直指着大海的方向,偶尔小家伙也会爬到萨拉查的书桌上来玩,她还不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的求抱抱。


 


萨拉查偶尔也会听到一些关于杰克的消息,比如玛丽号的船长又掠夺到了什么财宝,比如他成功击败了哪里的海盗王,规模都能够一支舰队。


 


“起码他能有足够多的朗姆酒喝。”


“那不一定,巴博萨天天追着他,两个人在争加勒比的控制权呢。”


 


下层的海军们哄堂大笑,萨拉查瞥了他们一眼,别说是笑声了,他们的舌头都仿佛被割掉了。


 


渐渐的萨拉查被各种军务和公函缠身,他鲜少再打开罗盘的盖子,正如杰克所写的那样,知道他在哪儿,但不要把他带回来。


 


你要的自由,全部,还给你。


海盗和海军终究殊途,我可以为你死,但我们都天性凉薄,我不能只为你而活。


 


直到那一天晚上,庄园的树木被强风折断,高层的玻璃窗户都被震碎,小家伙在摇篮里哭得嗓子都哑了,萨拉查慌乱地打开罗盘的盖子。


 


红色指针不停的转动,很快有士兵过来汇报港口的情况,岸边的很多建筑都被摧毁,甚至驻守在海上的军队都遭受了重创,有人被卷进了海浪里,救援根本下不去,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淹死。


 


“长官,我们只能等飓风过去之后再统计损失。”


 


一阵阵的暴雨和雷声,萨拉查却什么都听不见,他推开拦住他的守卫赶到岸边,手里的罗盘迷失了方向,心脏仿佛被玫瑰藤紧紧缚住,他不敢呼吸,怕一牵动便会被倒刺剥离血肉。


 


断开破碎的桅杆、被撕裂的风帆,暴风雨无情地摧毁着所有东西。


罗盘掉落在地上,虽然没有砸到硬物,可触地的那刻它却碎的四分五裂,红色的指针停下了。


 


在各国的打压和内耗中,海盗渐渐没了往日的辉煌,通缉令上的画像改了一张又一张,悬赏金额也变得极低,到了后面连金额都没了,抓到海盗,最多赏你杯酒喝。


 


布告栏上最后一张通缉令是萨拉查亲手揭下的,杰克斯派罗依旧还是二十万,但是那张牛皮纸早就变得粗糙泛黄,甚至在酒馆里也再没人提到那个名字。


 


亨利特纳是在飓风过后一周被路过的渔夫救上来的,他冷得发抖,昏迷的时候怀里紧紧抓着一块布。


杰克曾经亲手缝补的那面海盗旗,现在变成了他唯一留下的遗物。时间终究还是缓慢地拼凑出以杰克为开头,死亡为结尾的句子。


 


亨利找到了萨拉查,他依然是那个传话人,只是这次对换了角色。


 


“船长说,他这辈子被人说过无数的情话,他从来没信过。”


“但你说你喜欢他,他相信了。”


 


亨利努力回忆着杰克说话时的神情。


 


“如果下辈子能再见的话,他想听你再好好说一次。”


“他知道你对他心软,所以哪怕他对你差劲些,你也总是会让着他的。”


    


    没有遇见你的话,或许我会是另外的人生和结局,但是我并不后悔,当初的一念之差。


多年以后萨拉查也还是会想起他离开的那个晚上,杰克船长意气风发,远航的沉默玛丽,灯火阑珊。


 


End




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

评论

热度(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