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駅

Sebastian Stan/Johnny depp fever
盾冬盾/锤基锤
其他漫威杂食
银土银
All桃偏牛/勋桃
衷心感谢/珍惜每一个产粮的太太

【加勒比/萨杰】情迷加勒比(完结,现代AU,舰长萨X海盗杰,ABO)No.15·下

孤光残影:

15(下)


 


(趁着真正忙起来之前赶紧完结吧)


 


应萨拉查的要求,杰克把一头凌乱的发辫规规矩矩扎到了脑后,换上了被对方拖到手工裁缝店定制的笔挺小西装。手腕上的挂饰也取下了大部分,只留下一条皮腕带,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


他必须得这么做,为的是给卡瑞娜留下个好印象。


三天前,他用枪指着巴博萨的脑袋换来了和女儿相认的机会。


“两千万和把女儿还给我,你二选一。”


一枪崩掉了巴博萨书房里的海妖摆件,杰克吹了下散发着硝烟味道的枪口,转而指向了老海盗的脑袋。


巴博萨连一秒钟都没考虑就选择了钱,他没料到杰克能活着从戴维·琼斯手底下逃出来,他小看了西班牙人的本事。但比起把养育了将近二十年的女儿还回去,弄笔养老钱显然更符合他的价值观。


他不是个慈善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既然落不下人,落笔钱也不错。


“不能让她知道我当初拿她抵债来着,你得当个坏人,让她以为是你把她从我手里夺走的。”坐在巴博萨书房里的办公桌上,杰克用脚踩着皮椅的扶手,扬着下巴提出自己的要求,“最好编个能让她哭出来的故事,我知道你擅长这个。”


巴博萨的老脸皱成了菊花。


“你竟然舍得让她哭?”


“感动的泪水,父母和失散子女相认时必不可缺的道具。”


“她没跟着你长大也算是幸运。”


“嘿,你算计我的这笔账我还没和你算,别逼我在你腿上开个洞。”说着,杰克搓了搓腿上留下箭伤疤痕的地方,“你欠我的,老混蛋。”


“作为补偿,我把黑珍珠号也帮你赎回来,可以么?”


杰克满意地点点头。


 


鸡飞狗跳。


一进和巴博萨约好的餐厅,杰克就迎面被亨利在脸上来了一拳,跟在他身后的萨拉查见状立刻将那个冒失的小伙子揍翻在地。而一拳被打得冒火的杰克也甩掉西装外套,撸起袖子就要揍亨利,然后他们就都被餐厅经理轰了出去。


“你他妈有什么毛病!?”


走廊上,杰克恶狠狠地踢了亨利一脚,一连串无比难听的脏话脱口而出。


巴博萨轻咳一声,示意他别在卡瑞娜面前太过失礼。因快艇被杰克盗走的失误,亨利险些被军队开除,现在身上还背着留任察看的处分,攒了一肚子火气也能理解,但给未来老丈人一拳实在是不理智的举动。


“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卡瑞娜的哥哥,你太过分了!”亨利今天本来是陪着未婚妻来见巴博萨嘴里的“重要的人”,没想到竟然是杰克,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我真后悔为你做担保!”


“行,你小子有种。”搓着被打木的颧骨,杰克转头看向卡瑞娜,同时拦住想用手杖继续敲亨利的萨拉查,“小美人,我不得不说,你选男人的眼光实在是差劲,爸爸不会同意你这门婚事。”


爸爸?不是哥哥么?


亨利头皮一紧,略显惊慌地望向未婚妻。他刚才干了什么?一拳打在未来的岳父脸上了是么?


卡瑞娜的目光在周围的几个人身上游走了一番,轻抿了下嘴唇对杰克说:“总归不会比你选男人的眼光差。”


闻言,萨拉查愣了一下。


关我什么事?


 


“嘿,老家伙,你他妈到底对卡瑞娜说了什么?”


换了家餐厅,坐定后趁卡瑞娜和亨利向侍应生咨询菜品的空当,杰克小声地问了巴博萨一句。


“也没什么。”巴博萨轻哼一声,“某人年少无知被骗财骗色,无力抚养女儿只得交给他人收养,负心汉过了二十年终于良心发现回头要负责之类的狗血烂俗故事。”


坐在旁边的萨拉查,脸色不能更难看。


“爸爸。”


“什么事?”


“我在。”


“选好了?”


卡瑞娜合上菜单,刚一张嘴就同时收获了三声回应。她眨了眨眼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们别这样,我会有压力。”


“这老家伙不配当你爸爸。”杰克说着在桌子下面踹了巴博萨的假腿一脚,“是他把你从我手里骗走的。“


“但他把我当亲生的一样抚养,就凭这一点,我不会怪罪他。”卡瑞娜将目光投向萨拉查,“您看起来也不像一位没有责任心的人,对么?”


这么说,有问题的人是我喽?杰克翻了个白眼。


女儿的话令萨拉查深感欣慰,但他并未戳穿巴博萨的谎言:“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责任,如果你一定要找个人怪罪的话,我来承担。”


“那倒不必,我过的很好。”卡瑞娜的视线终于落到了杰克身上,“你对亨利做了很过分的事,当然这不代表他就可以打你,但事实上,我认为你应该接受教训。”


“这都怪他。”抬手指向萨拉查,杰克为自己争辩道,“要不是他当年抛弃我,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性格。”


卡瑞娜不屑地撇撇嘴:“事实上,我听特纳夫妇提起过你,你以前就这样。”


“那对狗男女,竟然背地里说我的坏话?”杰克不满地嘟囔着。


原本在自我哀怨的亨利一听这话,立刻瞪起了眼睛:“请给我的父母应有的尊重!”


“臭小子!这没你说话的份!”


“别这么粗鲁。”萨拉查试图让杰克在女儿面前保持美好形象,“哦对了,不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们?”


沉默了片刻,杰克说:“黑珍珠号要改成豪华游轮,专门接待去加勒比海域旅游的富豪。”


“比这件事更好的那件。”萨拉查搂住他的肩膀,笑着看向竖起耳朵的另外三个人,“卡瑞娜和亨利婚礼上的花童人选——唔唔?”


几乎把一篮子切片的法棍面包都塞进了萨拉查嘴里,杰克难得的满面通红。


他倒是没白在泥地里脱裤子,西班牙人的命中率实在是高的惊人。


 


END


 


0-0完结,撒花。


有空撸个二胎番外……傻爸爸老萨什么的……

红心回帖,哎呦这个写的我真是累啊……


评论

热度(439)

  1. 夜駅孤光残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