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駅

Sebastian Stan/Johnny depp fever
盾冬盾/锤基锤
其他漫威杂食
银土银
All桃偏牛/勋桃
衷心感谢/珍惜每一个产粮的太太

【Salazar/Jack】S for Salazar's'/任君挑选

nichoLee:

☆ 给my臀 @金鱼臀 的生日贺w【才意识到认识好多巨蟹妹子w


☆ 海军萨&亡灵萨X老麻雀,丧丧的三轮车


☆ 为了便于区分,文中的海军萨→Salazar,亡灵萨→萨拉查


 


S for Salazar's'/任君挑选


 


Jack想Salazar大概用了什么邪术。


 


他面前的海军跟他们头一次狭路相逢时一般英俊年轻,而Armando Salazar早就该与沉默玛丽号一同沉没于魔鬼三角区里。


 


“S…Spanish?”Jack听见自己抖嗦着问,“你不是……”


 


“我不是怎么了?”Salazar就这么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儿,一点也不担心海盗会溜得比麻雀还快:Jack Sparrow这会儿正忙着傻兮兮地半张嘴消化震惊的情绪,“我们有很多时间,你可以慢慢说。”


 


Jack咽了口唾沫,他尝到了惊恐的苦味儿,“我,我亲眼看到你和你的船……”苦涩将他的支支吾吾堵回了嗓子眼。


 


“沉到了海里?”Salazar体贴地接下话头,“没错,我也记得一清二楚。”他的视线从Jack经历了不少风霜的脸庞上挪开,落到不远处某个地方,“回头看看,”海军俯身凑到对方耳边,“我那天洒落在魔鬼三角里的愤怒。”


 


海盗不想回头,然而他无法控制好奇心。


 


这冒险的不安定因子就生在Jack Sparrow的血液里,来自他的父亲,更多来自他的母亲。


 


Jack僵硬地转过脖子,颈椎挤压出锈透了的船舵般刺耳的嘎吱声。


 


萨拉查站在那儿,与从地狱爬上来的恶圌鬼无异,象征荣耀与名誉的西班牙皇家海军制圌服以及那一排勋章泡了太久的水失去了原有的光鲜,他本人也披头散发,后头颅残缺不全,浑身泛着腐朽的黑色。


 


“小麻雀,”亡灵咧嘴笑起来,黏糊的组圌织液从嘴角无声滑圌下,Jack觉得腐烂的气味儿一下子扼住了自己的嗓子,“好久不见。”


 


 


※ 美滋滋(sang sang)的三轮车 ※


 


 


END

评论

热度(277)